“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用英国作家狄更斯这句名言来形容当前外贸企业的生存状况很是恰当:他们一方面手握外需增加带来的大量订单,另一方面遇到综合成本上升、海运难等诸多严峻挑战。如何克服困难、抓住机遇,是外贸企业实现稳步发展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是各地稳外贸政策举措亟须精耕细作之处。

困难挑战不少

“虽然订单在增长,但原材料价格也涨得厉害,挑战还是比较大的。”广东威王集团有限公司国际销售总监黄纯师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公司主要生产电饭锅、电水壶等产品,对铜、铝以及聚氨酯黑白料等原材料需求较大,因此面临的成本压力较大。以聚氨酯黑白料为例,去年单价每吨8000多元,现在已经涨至每吨2.5万元。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虽然订单需求在增长,但接单却更加谨慎,今年一季度出口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左右。

这是外贸企业遇到的普遍性问题。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目前尚无回落迹象,给外贸企业接单和生产增加了不小的压力,进一步压缩了外贸企业的利润。

除较高的原材料价格外,近期,外贸企业面临的汇率压力也不小。广西怡凯家居用品有限公司营销总监伍明贤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持续升值从两方面影响企业出口:一是削弱了出口竞争力,直接侵蚀企业利润;二是行情波动让企业对汇率走势充满不确定性,给报价和决策带来困难。

“海运价格对我们影响特别大。”营口东盛实业有限公司外贸经理李印说,海运价格正从多方面影响出口:一是随着业务增加,产品虽然能按时生产出来,但不能按约定时间出货;二是高企的运费会削弱企业的竞争力和利润,随着海外疫情好转,订单也将转移;三是无法及时运出的货物将增加仓储等综合成本;四是由于担心违约,很多订单不能轻易接。还有企业人士反映,海运市场的紧俏引发了连锁涨价或额外收费现象,比如从工厂到港口的物流也在以海运紧张和空车费为由涨价,提柜费用等也在增加。

浙江阿波罗摩托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应儿等多名企业人士反映,去年,中国企业恢复生产后按照当时的生产成本接了大量订单,没想到今年综合成本暴涨,原来接的订单转而成了“负担”,企业陷入亏损或违约的两难境地,与客户协商调价亦难度重重,有些企业甚至因此遭遇“生死劫”。

纾困仍需加力

当前,外需扩大,订单增加,外贸企业遇到的困难既有海运、汇率、原材料价格上涨等普遍性问题,也有资金、市场开拓、研发、享受优惠政策难等特殊性问题,既有老问题,也有新问题,如何帮助企业释压,是各地当前稳外贸需要抓细抓实的工作。

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表示,今年商务部将重点实施优进优出、贸易产业融合和贸易畅通“三大计划”,培育和支持外贸主体,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持续提升外贸综合竞争力,努力稳存量、拓增量,巩固回稳向好的基础,推动外贸量稳质升,更好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

有些地方勇于担当,已在想方设法探索纾困企业的新路径。浙江省台州市商务局通过召开座谈会等方式了解外贸企业的困难、诉求和建议。

面对海运难题,台州市商务局联合邮政等部门,运用邮政强大的国际网络、商业专线和海运资源,为企业提供“一揽子”国际综合物流解决方案。

据了解,今年1月份,台州邮政积极对接浙江省海港陆港空港信息港运营商联盟,第一时间与马士基、长荣、cosco等集装箱班轮公司、航运企业接洽,并为企业衔接中欧班列、海铁联运等渠道支持。

福建设立了中小微企业纾困专项资金,重点支持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外贸等领域中小微企业,贷款采取“先贴后补”方式,通过财政贴息和银行低利率的“双优惠”支持减轻纾困企业利息负担。

本文来源:国际商报
部分内容有增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
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